您好,西宁共青团欢迎您!
现在时间:2022-06-27 09:32:29
北区青年战“疫”半月谈


4.19日清晨,第一缕晨光透过窗隙打在窗前的墙上。本能引导着自己走向窗前,于是有了这张照片。


图片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个清晨,记不清有几轮太阳,几朵乌云。这是我们普通且再不过平常的一天的开始。

 

图片



团区委每位志愿者都在三月份写下了到建团百年纪念日之前的工作清单,路过瞥一眼时,还经常会对鲤鱼精(李煜杰)密密麻麻的工作清单偷偷一笑。3.24日,这是书记的一条朋友圈,现在,它仍静静地树立在没有灯光的办公室里。

 

图片


图片



对于驰航小区,团委的每个人都是有深刻记忆的。2021116日,团委全体第一次穿着防护服,在凛冬风雪下进行了那一年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的引导。2022414日,我们又来到了这片广场,已经完全记不清去年帮助过的老人,但对于小区的居民来说,穿着防护服的我们大抵都是一样的罢,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分辨出那面团旗,去年它也曾伫立在这里的某个帐篷旁边。

 

图片



江南一月是四季,西宁却是一日四季,4.19日清晨,开始飘起了细雪,区政府院里盛开的花,让我怀疑如今的季节。今年照旧是先在朋友圈看到了太子湾的郁金香,虽然在杭州时一次都没有去太子湾赏花的念头,但不知为何,现在却如此渴望看到春天的样子。


图片


上班的路上有一片废弃的空地,挺立着两棵高耸的树,树上有三只鸟巢。正常上班时,路过我都会看两眼,看生命是否回归,前不久,树上已经发出了新芽,只是不知道倦鸟何时归巢。

 

图片


图片



团委的孩子们有一部分是来自外地的西部计划志愿者,浙江、山东、河北,都是顺丰需要两三天的路程。清明节不知过了多久,昨天不知怎的,想吃家乡的清明馃,便打了电话给妈妈想让她寄一点,可是冰冻过后经过两三天的路程就也成了一团糟,只好作罢作罢。

 

图片



在全区全员核酸检测之前,我们已经在其它三个点上做了四五轮核酸了,那段时间我们也时常抱怨,每天都是凌晨一两点才知道第二天得过去做核酸,后来才知道,社区的工作人员比我们熬得晚得多。
我们还有一个帐篷,从去年10月开始,就一直呆在那里,里面有三张床,有两张已经被钟瑞坐坏了。帐篷里也有一面团旗,每次一个人睡在团旗底下,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图片

图片



“无奖竞猜,今天是周几?”
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回答上来,那天是周五。一周已经过了一个轮回,而我们却浑然不知,对周末好像早就没了概念。
“我刚买的美团会员解封前还能用上吗?”
“北山的桃花都已经完全开了吧,约好的四月份去拍照也都泡汤了。”
......

 



“喂,你好,请问是XXX吗,我们监测到你是时空伴随者,需要向你询问一下情况,请问你最近在西宁吗?”
“是的,我在西宁,我是团区委的工作人员,我们每天都在周家泉片区协助核酸检测......
于是,团区委的每个人都接到了这样的电话,我们戏称对方为时空战士。

 

图片



团委有一只猫,叫做茅台。自从我们搬到酒店之后,便一直留它独自在家。给它放了一周的猫粮,然而这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
4.17日,东区静态管控的第四天,我看到了这么一条朋友圈。去年的一位志愿者为她的毛孩子发了一条求助的朋友圈,当时我看见了,但正忙于核酸点上的事情,同时也知道这个时间点根本不可能会有宠物医院开着,认为毛孩子不会有什么事情,便心存侥幸没有询问。

图片


不久,就看到了下面一条朋友圈。


图片


我有一只巴哥犬,出生两个月便接回了家里,他一直是家里的一份子。我相信所有与人类亲密接触的毛孩子们,都是人类社会的一份子。希望所有被人类牵连的毛孩子们,也可以挺过疫情,重返大自然。

 

图片



我们的马哥、马队长现在正在封控区工作。当初,明知道一进封控区出来的日子便遥遥无期,还有被感染的风险,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担下了这个担子。临走前,他把小电驴托付给了我们,后来它带着我们往返于单位和隔离点之间,已然成为了我们的汗血宝马。
走之前马哥和书记约好等疫情结束我们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唱歌,一起去浪山。他坏笑着说这顿饭不得书记请吗。书记还是一如既往的迁就我们,很爽快得答应了这顿饭。“唱歌书记也包了吧。”“不行,唱歌AA,你们当书记很有钱啊!整天就知道剥削我,还有你答应的奶茶,我到现在还没见着!”
说完,马哥就一溜烟去了封控区。

 

图片

拾壹


驰航小区的点上总能发现一些有趣或者温暖的事。
这是一家不知道几口来做核酸时我拍下的画面,小孩子每次来身上都会有这么一件塑料衣,搭配上这件现代感十足的外套活脱脱像是一个小超人。
我们的童年是身披被单幻想做飞天英雄,而他们的童年是“全副武装”对抗新冠大魔王。


图片


哦,还有一位老奶奶为工作人员送来了一个垫子,还有那些对我们每次都说谢谢的人。每一天似乎都一样,但每一天也都有每一天的惊喜。

 

图片

拾贰


疫情结束后,我一定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看着视频里的大鱼大肉,不禁流下了口水。弹幕满屏飘过,“上海的馋哭了”。我也想说“人在西宁,也已经馋哭了。”

图片


疫情结束后啊,一定要和你们的家人、朋友们好好聚一次餐,把这一个月没吃上的,都补回来!

 

图片

拾叁


朋友人在上海,住的楼里出现了一例阳性,万望平安。

图片


约好去北京见的朋友,因为疫情无限期拖延,希望夏天能顺利见上。

图片


在杭州的老师,也会时常关心我在这边情况。
想起最近好久没和奶奶打电话了,她每次都会问我,最近在干什么,过去我还能敷衍地回答,可是如果真让我现在和她解释,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近日的工作。

 

图片

拾肆


书记的女儿有个好听的乳名,叫做樱桃,两岁半,她来团委上过一段时间的“班”,我们都当她是团委的一份子。书记时常会和我们分享女儿的日常,最近几日我们听到的声音是这样的:
“妈妈,我今天去做核酸啦,娃娃没有哭。”
“妈妈,今天给娃娃做核酸的阿姨很温柔,娃娃一点都不疼。”
“妈妈,我今天和做核酸的阿姨还有门口的叔叔都说了谢谢。”
......
“妈妈,我想你啦。”

书记说她不敢和孩子打视频,孩子会哭着要妈妈抱抱,但是自己却回不了家。

 

图片

拾伍


我真的好想爱上这座城市啊。
像倦鸟一定会归巢,
像眼睛每天都依赖着太阳。

图片